商城縣招聘

主題: 商城縣“8.16”命案抓捕現場,一場6小時的生死較量!

  • 測測姐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4155
  • 回復:1
  • 發表于:2019/8/22 11:13:47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商城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較量——生死輪回6小時

  這是一棟沒有交工的樓房,11樓的陽臺,沒有門窗,空蕩蕩的。他就坐在我對面,大概兩米遠的距離。他雙腿搭在陽臺外,神情木訥。盡管已是末伏了,但室外溫度仍有三十六七度,午后兩點多的太陽,刺得讓人眩暈。他赤裸著上身,手里拿著一把水果刀,臉色通紅,眼鏡后面的目光充滿了敵意和煩躁。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  他姓蔣,是一個殺人逃犯。那是8月15日下午6點多,因為情感糾紛和生活瑣事,他用刀將女友捅死后潛逃。案發后,警方開展一系列追緝行動,發現他的時候,是8月18日下午1點多。看到包抄上來的警察,他知道已是難逃法網,于是跑到11樓的陽臺上,對抓捕他的警察說:“別過來!再靠***我就跳樓了!”
按理說,發現了犯罪嫌疑人,案件已經成功了一大半,即使他跳樓了,也是“畏罪自殺”。但這并不是理想的結果,“案破人獲”是我腦海中的念想。于是我在樓下朝他揮了揮手,表明了自己的身份,想上去和他見見,他竟然也同意了。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  盡管身后的戰友都不建議我上去,我也感受到了他們對我安全的擔憂,樓上情況不明,萬一犯罪嫌疑人有什么瘋狂舉動,誰也不知道會是什么后果。但情況緊急,來不及猶豫,也沒法多想了。
“哪個兄弟當過兵?”我問了一句。
“我!還有我!”夏小雨、謝永浩兩位年輕民警跑了過來,我感激地看了他們倆一眼,稚氣的臉上寫滿了勇敢和堅毅。我心里有了自信。
我們三個一口氣跑上了11樓,我找個距離他最***的位置站在那里,對視了幾秒鐘,看得出他驚悚的樣子,還有手里緊握的那把刀。
我試著打破僵局,問了幾句:“餓不餓?渴了么?要不要抽支煙?”
他猶豫了一下,說:“扔瓶礦泉水過來,再給我弄點吃的!”
有門,我松了口氣。下面的同志趕緊送來了盒飯,他讓用棍子挑著送到他面前,但緊張和敵意始終在臉上。
“莫急,吃飽喝好,再來支煙,有什么想說的,跟我說說。”我說。
“我兩天沒吃東西了,今天吃得真飽。”他長嘆一口氣,點了一支煙,神情似乎有所放松。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  “從哪兒說起呢?”他吐了一口煙,開始了他的講述。他曾經有過奮斗的過去和成功,曾經有過難忘的情感經歷,還有并不如意的婚姻,以及兩個讓他牽掛的女兒。講到動情處,他摘下眼鏡,似乎有淚花。
我眼前究竟是一個什么人?我在想。他是一個可怕的殺人犯,但從他的講述中,我又捕捉到一絲他對親人的牽掛。我耐著性子,聽他一直在講,為什么會走到極端。我時不時插話,了解我關心的細節,比如作案動機,比如作案兇器的去向,判斷他話語中真實的成份。時間慢慢地過去了幾個小時,灼熱的陽光照在我的臉龐,也照在他的光膀子上,也不知道出了多少汗。他講完了,長嘆一口氣,像是想了卻什么,而我的心卻提到嗓子眼上。我擔心他說完自己想的說的話,然后采取我不想看到的方式從11樓上跳下去。盡管趕到的消防隊員已在樓下撐起了救生氣墊,但兩天的逃亡生活已讓他疲憊不堪,他一晃一晃的,仿佛隨時都可能掉下去,我必須盡快找到突破口。
“你后悔嗎?”我問他。
“有點后悔。”
“那我告訴你,你有機會選擇更好的結果”我說。

  他抬起頭看著我,眼神中閃出一絲企盼。我開始給他講法律規定,講他如果自首會有什么好處,講他應該為他的女兒留下怎樣的期望。這兩天,我把他家里的情況了解的很透,我講的很投入。他勾著頭,我感覺有些話讓他有了觸動。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,我絞盡腦汁,喋喋不休地給他反復講道理,吸引著他的注意力,穩定著他的情緒。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  也不知過了多久,他把手上的水果刀扔到陽臺地面上。這是不抵抗的反應,我判斷著,我感到他的心在向生的道路上輪回。天漸漸黑了,房間的光線也越來越差,再拖下去,他如果體力不支,隨時都有掉下樓的危險。
“苦海無邊,回頭是岸,向生向死,就在一瞬間,你決定吧!”我站起身,不失時機的激將他。沉默良久,他終于抬起頭說:“給我一副手銬,我自己戴上,我跟你走。”說著伸出了雙手。
下樓了。樓下的兄弟在歡呼,圍觀的群眾在鼓掌。一個兄弟悄悄地告訴我:“老兄,11樓跳下來會擊穿氣墊,不一定能保住命!”我晃了一下,這才發現,自己的鞋子里都是黏糊糊的汗水。
我看了一下表,時針指向8點20分。不知不覺6個小時過去了,我腦海里突然閃出一句話,“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。”當了30多年警察,這種較量還是第一次。
(作者:商城縣公安局長 董志剛   2019年8月22日凌晨)
關注同城熱點 獲取最新資訊 點擊查看更多本地熱點話題
慣著我的人,才有資格管我。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期平特尾